打鱼器

捕鱼器


18027252539

联系方式

地 址:广州新塘镇水南庙南大道34号
微 信:18027252539
手 机:18027252539
邮 箱:seaform@126.com

行业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巢湖银鱼“跳”出湖面 每天2000艘超声波捕鱼器渔船捕鱼
作者: 发布于:2013-9-3 9:47:04 点击量:

捕鱼器价格?大型捕鱼器多少钱?广州捕鱼器公司专业为您提供报价

 

渔民正在湖中捕鱼渔民正在湖中捕鱼

晶莹剔透的巢湖银鱼是如何走出湖面的?8月26日,尽管巢湖天空下起了大雨,可渔民们手中的活计依旧没有停下来。记者跟随一条收购银鱼的铁船,进入湖面走访了正在湖面上捕捞银鱼的渔民。相对于堆积如山的毛鱼来说,捕捞银鱼的产量远远没有那么多,对于这些新鲜出水的“鱼类皇后”,渔船还未靠岸,银鱼收购者就已早早等候在岸边,竞相收购。

每天2000艘渔船巢湖捕鱼

8月26日中午,记者登上一艘蓝色铁壳渔船,这艘排水量为20吨的渔船,能装载大概两万斤鱼。船主袁永松是土生土长的巢湖人,从事渔业工作已有20多年。原本他在巢湖边的中庙鱼类冷冻加工厂工作,企业改制后他买来铁船在巢湖边做起了鱼类收购生意。

据了解,自8月15日巢湖开捕毛银鱼后,每天有近2000艘渔船在湖面劳作,其中有四艘渔船为袁永松专门供货。他的工作就像是中介,渔民们把鱼从巢湖里打捞上来,而他则负责把渔民辛苦打捞上来的鱼集中收购起来,通过铁壳船托运,运到岸上经过初步加工处理,或者卖给收购商人,然后投放到市场。

由于上午湖面下了暴雨,这天的出航有些迟。一般情况下,早上6点,他就带着3名工人从岸边起航,因为渔民们捕鱼分为“早漂”和“晚漂”,“早漂”在清晨6点就开始起网了。待他们赶到湖心,新鲜的鱼儿早已出水,而这天,算是“早漂”、“晚漂”一块赶了。

大雨难阻渔民作业

伴随着刺耳的发动机轰鸣,铁壳渔船缓缓从岸边出发,向中庙水域驶去。

铁壳船上设备极其简陋,没有导航、雷达等现代化设备,螺旋桨靠着两台25马力的柴油机驱动,航速只能达到五六节左右,全凭袁永松的航行经验驾驶。湖面上天气多变,一会雷声大作,下起瓢泼大雨,一会太阳又从云端露出头来,晒得人睁不开眼。尽管湖面上的风只有三四级,坐在这艘20吨的铁壳船上,还是能感觉到船体左右剧烈晃动。

望着湖面上冒雨作业的渔船,袁永松解释,一年之中,在巢湖劳作主要集中在四个汛期,而毛、银鱼汛期是一年中最重要的汛期,也是一年中最忙的阶段。此次开湖已有半个月的时间,尽管这几天都是多雨天气,给打鱼带来很多不便,可风浪不是太大。在为期近40天捕获时间里得争分夺秒,只要湖面上风浪等级达到出港条件,他和团队每天都要出船工作,每天早晨6点出发,直到晚上天黑前才返航。

原标题:鱼还在船上收购商已候在岸边

商贩收购到的大多是毛鱼商贩收购到的大多是毛鱼

“两船一帮”收“落网之鱼”

半个小时后,缓慢行驶的铁壳船靠近了一艘正在作业的水泥渔船。渔船上并排四只柴油机正开足马力发出轰鸣,船主57岁的朱新武正用水泵抽水浇在柴油机上,防止机器过热。渔船的船尾连接着粗尼龙绳,延伸至水下。

踏上渔船,朱新武指着远处另一艘相同的渔船说,在巢湖捕银鱼、毛鱼用的是“两船一帮”的拖网捕捞法——两艘40吨左右的船,船尾分别系着粗绳,拉着水中大型渔网的一段,向前拉动。这样在湖面下、两艘船之间,就形成了一个半弧面漏斗形捕鱼“神器”。当两艘船开足马力向前行驶时,大量的银鱼、毛鱼便成了系在中间渔网的囊中之物。

随着两艘船越靠越近,渔网的开口也越收越小。当两艘渔船靠近时,渔网的口也收紧了,鱼群开始密布在小面积水域。早在袁永松的收购船赶到前,朱新武就用手持电台向小船上的人们发出了“收网”信号。那时,小铁壳渔船已开进弧形渔网中间,用小网收获成果。几分钟后,一艘艘铁壳渔船陆续返回大船边。

当小渔船返回时,也是朱新武和袁永松最忙碌的时候。这一网捕捞上来的大多是毛鱼,成堆的毛鱼从铁壳船上卸下,装入袁永松的铁壳船中。这些鱼儿出水后大部分已死亡,袁永松收购后需要把事先准备好的大块冰块用斧子凿碎,在船上对鱼儿用大量碎冰块进行快速冷冻储藏,以保证它们的品质。

一船捞到银鱼50斤

下午2点左右,天上的小雨点开始变成暴雨,船上的工人们披上了雨衣继续在渔船上作业,4000斤毛鱼花费了大约10多分钟才装载完毕。

装完毛鱼,袁永松问起了这天银鱼的产量。朱新武没说话,只是揭开船上的一块油布,拿出了一只塑料泡沫盒,里面装着大半箱银鱼,大约50斤左右。

“就这些?”袁永松指着泡沫盒。

“就这些!”朱新武手一摊。

花费了半个小时的航行,袁永松却只收获了这么点银鱼。尽管如此,袁永松还是接过了泡沫盒,让工人们在盒中加了碎冰块保鲜。

望着这少得可怜的成果,袁永松说,一般来说,毛鱼和银鱼的比例在10:1左右,可这一船收购的银鱼量确实太少了。银鱼产量和天气息息相关,风和日丽的天气,好的话一艘渔船能出产几百斤银鱼,如果天气、运气都差的话只能出产1—2斤。他安慰着自己,可能是当天大雨原因,捕银鱼的船很多都没有出航,他盼望着下一艘渔船能够提供更多银鱼。

原标题:鱼还在船上收购商已候在岸边

刚刚打捞上船的银鱼就加了碎冰块保鲜刚刚打捞上船的银鱼就加了碎冰块保鲜

捕鱼有惊喜也有风险

鱼儿装船完毕,铁壳船正要驶离渔船,袁永松发现柴油机声音不对劲。

“螺旋桨有问题。”袁永松让工人下到船尾查看,果然,铁壳船的螺旋桨被渔网死死缠住。工人拿来剪刀,跳下水去,花了20多分钟才将缠在螺旋桨上的渔网剪开。

“赶紧走,那边还等着收货呢。”见螺旋桨解围,放下电话的袁永松大喊着,让工人快速启动柴油机。电话那头,另一艘渔船的船主也催促着他。

在接下来的航行中,袁永松一边警惕地看着前方,一边不停地转动着轮舵。他介绍,目前巢湖属于开湖期,湖面上密布的渔网如同迷魂阵一般。从捕鱼到运上渔船、再运上岸,中间工序看似简单,其实存在着很大的风险与损失。刚才螺旋桨可能是缠到了废弃渔网,如果缠上了正在作业的渔网,渔网就会被撕破,严重的会沉入湖底,网内的鱼也会逃跑殆尽,这艘渔船一天的劳作可能就前功尽弃。

忙活半天银鱼收获甚少

离开了朱新武的渔船,铁壳船继续在湖面上行驶了,湖中还有大量等待收购的渔民。每靠近一艘渔船,在装载毛鱼的同时,袁永松都会询问银鱼产量,可结果总是让他失望:每艘渔船都只有几十斤的产量,有的连一个小泡沫箱都装不满。

当靠近第四艘渔船时,已是下午5点半,船主妻子已在准备晚饭。她穿着雨衣蹲在甲板上切咸菜,没想到一个转身,摆放在一旁的一箱银鱼被雨衣挂翻在甲板上,不少银鱼从狭窄的甲板边滑落至湖中,一箱银鱼只剩下了大半箱。至此,袁永松忙活了一下午,只收购了不到一百斤银鱼。

晚上6点,铁壳渔船上已经堆满了一万多斤毛鱼,尽管其中掺杂着若干银鱼,袁永松却说,这些银鱼已经没有功夫去捡拾,只能作为毛鱼出售。

不到百斤银鱼被收购一空

晚上7点,天色已暗,满载着一船鱼的铁壳船缓缓靠岸。距离岸边还有几百米,记者就看见岸边停了两辆大卡车,毛银鱼的收购商早已等候在码头。

踏上码头,袁永松开始和收购商商谈着当天的产量和价格。由于当天下着大雨,毛鱼无法晾晒,只能以湿货的价格出售。湿货的价格相对较低,每斤0.5元—1.0 元。如果天气依旧下雨,这些毛鱼被收购后,无法晾晒,会直接运到附近的养殖场,供养殖户喂养鱼虾。如果天气晴朗,他会将毛鱼晾晒后再出手,那样价格会提升很多。

谈完毛鱼的价格,袁永松从船上抱下四只装有银鱼的泡沫箱,这便是他一下午的收获,尽管只有不到一百斤,还是被收购商们收购一空。袁永松说,这批银鱼数量太少,应该不会被运往外地,或是会送往附近几家急需用鱼的饭店,或是合肥的农贸市场。

原标题:鱼还在船上收购商已候在岸边



小捕鱼器价格多少钱?捕鱼器出厂价?找捕鱼器厂家报价吧!

在线客服

技术支持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产品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