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鱼器

捕鱼器


18027252539

联系方式

地 址:广州新塘镇水南庙南大道34号
微 信:18027252539
手 机:18027252539
邮 箱:seaform@126.com

行业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远洋捕捞有多残酷?他跟着捕鱼船出海,走之前竟留下了遗书...
作者: 发布于:2019-2-19 22:18:03 点击量:

捕鱼器价格?大型捕鱼器多少钱?广州捕鱼器公司专业为您提供报价

捕捞渔业,对于海产品贸易至关重要,捕捞量多少会直接影响到交易市场行情。而在我们高谈阔论今年捕捞情况如何时,有一群远洋捕鱼者,他们一次出海就要用掉2年时间,在荒无人烟的大洋中漂泊作业,孤独、寂寞,甚至会出现幻觉,这些你能想象得到么?

远洋捕鱼人的日子,比我们想象的还要残酷,还要无情...

你是否曾经梦想过这样一种生活:面朝大海,早上抛竿,傍晚收网。

或者追随远行的渔船,到梦幻般的大海深处,看着一条条形形色色的大鱼被钓上船来。

直到读了李颀拯的《捕鱼者说》,才知道理想和现实之间隔着的竟是残酷和死亡。

李颀拯,曾在《每日商报》摄担任摄影记者,虽然同在杭州日报大楼里,但却并不熟悉。前天(5月31日)同事在朋友圈疯转他在“一席”中的讲述,我才知道他的经历是如此传奇:

曾在缅北被AK47顶着脑门扣押,然后灌醉4个军人爬窗狂奔5个小时逃回国境线。在杭州的那几年,跟随城北挑夫拍摄他们运河边挑砖,春运时和他们一起偷爬上归家的货运列车,在拆迁工地拍摄到他们被倒塌的楼掩埋……

今天我想转述的是他曾经跟随捕鱼船出海的真实经历,他在这次出发前写下了遗书。

舟山渔场曾是世界四大渔场之一,但我们在近年来的采访中却不止一次听当地人这样说:“舟山近海渔场已经无鱼。”

对于祖祖辈辈把大海当做粮仓的渔民来说,面前就只有一条路:去更远的海。

2011年12月28日,刚刚从太平洋上回来,休息了不到四个月的船长庄汉军,又登上远洋渔船出发了。上一个航次他是担任金枪鱼延绳钓船的大副,这次,他当上了船长。

远洋渔业是世界上最危险的职业之一,被称作“风暴”的渔汛,比如“海狼风暴”,也是被潜水者认为是最完美的“风暴”。

而我,在结束为期三个多月的培训、体检和考试后,揣着《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员证》,以船员的身份登上了庄汉军船长带领的金枪鱼延绳钓船。

延绳钓的方法,是从船上放出一根长达一百公里的干线于海中,上面隔一定间距系有支线和浮子,借助浮子的浮力使支线上的鱼饵悬浮在一定深度的水中,诱引鱼上钩,从而达到捕捞的目的。

在大量的影像或文字资料中,海都是唯美和浪漫的代名词。小说《老人与海》虽然描述的是人类与大海搏斗的故事,也让人充满了对海洋的那种彪悍之美的向往。然而当渔船驶出舟山港,理想和现实的差距渐渐拉开。

远洋延绳钓渔船的主要作业就是放线和收线,为了船体运行灵活,船身长度都在40米左右。如果海上稍有风浪,船体就会摇晃得很厉害。晕船,是要克服的第一道关。

我在出发前为晕船做了充分准备,买了朋友推荐的最贵的晕船药,10元一颗。但我连吃了两颗药后,还是倒下了,吐得一嘴药味,苦不堪言,躺在床上头疼欲裂,无法入睡,时而听见下铺晕船最严重的小厨师嘟囔着“让我死了算了……”

第三天,风浪小了很多。船长强行命令全体船员起床,站到甲板上去吹海风。他用自己20年的航海经验告诉大家:“毅力是克服晕船的唯一良药。吃了东西,吐了,那就再吃……但如果你一直躺着,就只会一直晕船下去。”

我所在的船是一艘先进的远洋捕捞船。船上能收到岸上发来的天气传真,但海上的气候瞬息万变,有时局部最大风力达11级左右,浪高在3米以上。

远洋延绳钓渔船的主要作业就是放线和收线,钓取金枪鱼。如果在收线起鱼过程中遇到风暴,就只能硬着头皮应战。

夜幕降临时,第一条金枪鱼上钩,船员们都很兴奋。

收获的金枪鱼,小的约20公斤左右,大的要达到70公斤以上。最多一晚,有200多条进仓。

钓上来的鱼都要立刻分类清理,然后送进冻仓冷藏。在冻仓工作,也极为危险。

零下50多度的仓内,不仅要防止冻伤,而且冰冻后的大鱼就像一块块大石头,一不小心就会砸伤手脚。

生鱼片敞开供应,很美味,像嫩牛肉一样,入口即化。

但鱼很快就吃厌了,船上的其他伙食让我直到离开也没能习惯。在颠簸的渔船厨房里,“熟了”是衡量饭菜的最高标准。

我常常会在后半夜偷偷跑去厨房找点白糖冲开水喝,这样比较耐饥。

偶尔会有其它船员接济我几包方便面,但次数多了,我就不好意思了,他们自己带的方便面要维持更长的时间。

虽然远洋船上有海水淡化设备,但供应还是很紧张。洗澡、洗衣只能用海水。

想家和寂寞是所有船员都会遇到的难题。

船上共有15名船员,分别来自浙江、江苏、山东、河南、四川、云南等地。

他们相互认识不久,刚出航时,船员之间还有很多新鲜事可以聊。十天之后,有的船员连家里的老母鸡连下了三个双黄蛋的事都说了三遍,大家开始面面相觑。

再旧的杂志,船员们都会互相传阅,传过很多圈也舍不得扔,连夹缝里的征婚广告都会拿出来热烈讨论。

有经验的老船员会带碟机和成箱的碟片上船,片子都是压缩版的连续剧,一张片子可以看好几周。

每天半夜,我都会被下铺小厨师碟机里的AV女优的叫声吵醒,他嘿嘿地笑着,和其他船员交流观后感。

小厨师的胸前有个记录爱情的纹身。他很直白:“两年呢,不知道会不会给我戴绿帽子……”

卫星电话是船上人和岸上家人联系的唯一通讯工具,但电话费贵得惊人,船员都舍不得打。头两个月里,船员们唯一一次用这个电话是大年三十那晚。

很多钓鱼人梦想的钓大鱼,在这儿只是简单而又枯燥的工作模式。

偶尔钓上一条重量达到100公斤以上的剑旗鱼,这算是一个意外的惊喜,然后重又恢复到机械的劳作中。

在船上度过两个月后,我搭乘大型运输船返程,告别了远洋船上的兄弟们。

一网网金枪鱼被送上运输船,看着“战果”,船长特别高兴。两个月后,当我带着这组图片转到运输船上回到国内时,还捎回了几封家书。此时,船员们还在海上飘荡,他们希望我把在海上给他们拍的照片印出来,附在信中寄给家人。他们对选照片的要求是:“不要太危险太辛苦的,要笑的,对,笑的……”

我在船上的时候,每天请船员朋友给我拍一张照片,记录自己的变化。上船后的头30天里,我的胡须一直没剃过,直到后来因为胡须太长严重影响到我的饮食,才不得不剃掉。下船后,我的朋友们看了我这30张照片,评价很一致:你像蹲了十年监狱……

遥想还在海上飘荡的船员,两年后再见,他们会是什么样呢?

事实上,这次出海还有很多事情是当时《每日商报》图片报道中没能提到的:“在那艘船还有一个多月就要回到中国时,我正在家整理一个稿子,轮机长的女儿打来电话:‘父亲没能坚持到归航期,他死在了船上。’”

5月31日的讲述中,李颀拯对这次远洋捕鱼有了更深的剖析:

在经历了1440多个小时和1万多海里之后,我自己才真正体会到现实和理想之间的那种差距。我这才理解,帮我联系出海的朋友,刚开始为什么一次一次拒绝我,他是承受了多大的压力。他最害怕的就是我真出事,而且那样的概率太高了。

很多人会说克服晕船应该就问题不大了,但我来跟大家描述一下晕船是一个什么样的感受。过山车,大家应该坐过吧?过山车的上和下的高峰期也就5秒到10秒,每个人都觉得这个瞬间特别刺激。

远洋中的晕船是什么样的感受呢?就是相当于24小时让你坐过山车。在24小时过山车的过程里面,要完成吃喝拉撒睡一系列日常生活,还有繁重的工作。所以这是你去远洋要过的第一关。

离岸五个小时之后,渔船就没有了手机信号,船上的人只能靠卫星电话和外界联络,很贵。到达北太平洋的时候,打卫星电话要90块人民币才能讲6秒钟,所以每次打电话都像发电报一样,主要就是告诉家人“我还活着”。

而且打卫星电话也是需要条件的,得在天气好的时候稳定在一个海域才可以,平时赶路捕鱼的时候都是没办法的。大年三十那天,渔船特地找了一个信号好的海域,扎下锚来,船员们算好国内的时间,和家人打电话。

大家大概听过太平洋大逃杀的故事。《太平洋大逃杀》里面讲述的是11个船员杀死了22个同伴,这样一个事情其实相对来说比较少,也比较极端。

但是这其中有一点,相对来说是很普遍的一个事情,就是远洋船员的心理问题。我经常听到的一个事情就是远洋船员经常会出现幻觉,因为长期很孤单的航行,再加上繁重的劳动,这些船员是很容易产生幻觉的,就是老感觉有人要害他。我不只一次听到船员说跳海的事情。

甚至听到有这样一个案例,是我们同船的一个船员跟我说的。他说一帮船员在甲板上干活,船上有这么长的专门杀鱼用的刀具。大家有的在洒水,有的在杀鱼,有的在清理渔获。突然之间有一个人就站起来,一刀往对面那个人就捅过去了,对面那个人就没有任何征兆地这么倒下了。

当旁边一个人反应过来要去抢那个刀的时候,发现已经来不及了。然后第二刀紧接着就砍过来了,一条手臂立刻掉在了甲板上。坐在驾驶舱里的船长是看到整个过程的,他通过扩音器喊“打死他、打死他”。那个船上,就看到一个人举着一把刀追着一群人。那一期的船员最后回来的时候,除了渔获还有三具尸体。

我们有个轮机长,50多岁,身体很好。他有一天跟我说起一个事情,他说他跟妻子刚刚结婚没多久,大概一个月左右的时候就去跑日本海了。出门时所有的行李都是由他妻子来整理的。等他回到远洋船上的时候,从包里发现了一盒避孕套。很明显,这个避孕套是他妻子放在里面的。

轮机长的女儿还跟我说起另外一件事情。她说爸爸每次出海回来的时候,经常会跟她们娘俩儿讲远洋时在各个码头遇到的好玩的事情,包括他在码头上遇到的女人。妻子听他丈夫说这些事情,仿佛就是听隔壁老王家的故事一样,都是笑着听完的。这种心理不是我们在正常交往中所能理解的,船员的妻子,她们有自己的这种包容。

我在那艘船上待了两个月,后来转其他的运输船回来的。我坐过的那条船是两年后回来的。大年初三,那艘船还有大概一个多月就要回到中国了,当时,我正在家整理一个稿子,轮机长的女儿打来电话:“父亲没能坚持到归航期,他死在了船上。”

我当时打了个寒颤。出海那两个月里,我就和轮机长住在同一个船舱里,我第一次感觉到死亡离我们那么近,浑身的鸡皮疙瘩就竖起来了。

远洋渔船启航时,船员们的家属都来码头送行,这一别,最短也要两年。



小捕鱼器价格多少钱?捕鱼器出厂价?找捕鱼器厂家报价吧!

在线客服

技术支持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产品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